你们高管没把公司经营好赚的就是要少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6 22:33    次浏览   

上海家化首席人力资源官朱黎也表示:“薪酬调研公司每年都在做,第一次正式做是在2014年,第一次调整在2015年3月份,固薪有一定上升,长期激励有一定下降,其实从我们总收入也就是全面薪酬来看并没有大幅上升。而且因为去年我们第一期的长期激励没有解锁,其实对他们还是有一定负面影响的。”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对此,有投资者质疑,“股权激励没实现是因为业绩不达标,你们高管没把公司经营好赚的就是要少,如果这种这情况下又通过涨固定薪酬的方式给自己增加收入,那要股权激励还有什么用,干的好干的差赚的一样多,管理层怎么可以如此‘任性’”。

除了董事长的长期奖励方案不能生效外,由于公司2015年业绩未达到公司股权激励计划的行权及解锁指标,公司2015年股权激励计划首期限制性股票及期权由公司注销,体现了管理层薪酬与公司业绩挂钩的导向。

谢文坚表示,“在制定5年发展规划时,根据很多第三方预测数据,预估增速在11%至12%。而去年整个行业增速已下滑至8.9%,今年一季度根据第三方数据,行业增速为8.5%至8.6%之间,同时我们也不认为行业增速在未来几年内能回到两位数的增长水平。目前我们已对未来战略进行了修正,预算等正在做调整,包括对未来市场的判断”。

按照公司董事长谢文坚在股东大会上解释薪酬的上涨原因是“公司在2014年的时候已经做了市场调查来进行对标。在制定战略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公司整体薪资结构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我们要引进很多人才,作为股东我相信你们也会支持我们在人才上更具竞争力。”

从上述谢文坚的回答可见,上海家化扣非后净利润的下降主要原因被归结于行业增速下滑。

而《证券日报》记者通过整理同花顺统计数据发现,在2015年的2866家上市公司中,谢文坚的薪酬排在第18位。按照所属证监会行业划分,上海家化属于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而在同行业中,只有浙江龙盛的董事长阮伟祥的薪酬高于谢文坚。

而在多位股东关于董监高薪酬逆势上涨的质问下,上海家化的股东大会可以说是开得极为“热闹”,公司董事长谢文坚与首席人力资源官朱黎也是疲于应付。

对此,谢文坚回答称:“2018年目标是基于2014年制定的5年发展规划,2015年市场增速已较制定目标时有所放缓。现在看120亿元的目标确实是个很大的挑战。”

而公司业绩下滑,高管工资却逆势上涨,也引发了众多中小股东的质疑。同时,最让股东担心的是公司今后的业绩会如何?

受2015年净利润下滑影响,公司的股权激励考核没有完成,但为了弥补股权激励不能实施的遗憾,公司包括董事长在内的董监高在2015年的薪酬被生生的提高了一大截,相比2014年,公司2015年在董监高薪酬支付上的增幅近70%。

更有小股东指出:“以前公司收入增长与股东利益挂钩,2014年开始业绩越来越差,高管收入却越来越高,那么股东利益如何保障呢?”

不过,谢文坚同时表示“中国的日化行业是非常有机会的”。其指出,“70年代的日本和80年代的韩国,基本都是欧美垄断了日化市场。但是今天大家看到,日本、韩国的本土品牌已经主导了各自的市场。从过去3年至5年的数据来看,中国本土品牌的增速也超过了外资品牌,这个趋势是无法改变的。去年底的数据,中国日化品牌已经超过了50%,这个趋势还会继续放大”。(矫 月)

据谢文坚表示,上海家化给管理层涨薪酬,是因为公司的薪酬低于国内外同行业的平均水平。

有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直接向公司管理层质疑,“上海家化在扣非后净利润下滑和股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只顾大幅上涨自己的薪酬,是否是只顾自己利益不顾投资者利益的体现?”

“2018年的目标还没有做直接的修正,因为中间涉及到兼并收购,如果兼并收购是比较大的标的,那这个目标还是有可能完成的。但对于100亿元自有品牌,这个挑战是非常明显的,我们还是要扎扎实实根据每个品牌的定位,具体落实好每个品牌每一年的规划。”谢文坚如是说。

虽然浙江龙盛董事长阮伟祥的薪酬要高于上海家化董事长的薪酬,但是,浙江龙盛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6.53亿元,较上海家化高出一倍有余。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还发现,谢文坚2014年的年薪为400.1万元。在a股公司中排在第32位,在同行业中则位列第一。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