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群众关心的问题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5 23:05    次浏览   

对未来人大的工作,吉炳轩认为依法监督还要强化,在监督的重点选题、方式方法和推动有关问题的解决上要下功夫,要有针对性,询问的力度要加大。“询问现在是一年两次、三次。”他说,“副总理、国务院也好,带着相关部长回答人大常委会和人大代表有关问题的询问。”他建议,在询问的基础上,可以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开展质询。

“人家说你中央来了,到地方要接待要排场,现在实际上基本都没有,送个土特产送个礼品都没有,吃饭也都自助餐多一些。”李昭玲也感觉到在工作作风上越来越严谨,“在人大里面没有职务的概念,你是部级干部,我是基层农民工,但在人大里都是普通的一名代表。”

“人大常委会提出来的两个五年,人大代表任期五年内要列席一次人大常委会参与立法讨论,要参加一次培训,过去人大代表可能没有机会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这样五年下来也没参与多少活动,现在成了一个硬指标,给大家创造了条件。”

“什么叫法制?法制就是程序。什么叫民主?民主也是程序。程序走了就是民主、就是法制,这让大家可以公开讨论,如果没有程序,也是正确的,但是小范围定了,个别常委会决定了就是专制。”

不过,吉炳轩强调说,全国人大的立法、监督、重大事项的决定权这三项职责都是在党中央领导下履行的。规矩也是如此。“规矩很重要,党提出要讲规矩,人大更要讲规矩。不但要讲规矩,更要讲规范、讲制度。”

“我到人大工作三年来,感觉到全国人大机关的风气很正。从来没有吃吃喝喝、吹吹拍拍、拉拉扯扯的,包括没有跟风赶场、吹牛拍马、阿谀奉承的势头出现。”吉炳轩感叹说,“本来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都是各方面的领导,军队的上将十几个,部长就更多,省委书记、省长一大群,过去都是一方诸侯,一方大员,但到这里都坦坦荡荡。”

相比询问,质询的力度更大一些。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代表建议启动质询机制。吉炳轩认为,如果质询程序能够开展,对人大而言这是监督工作的一大突破。他透露说,今年有望开展质询工作,对群众关心的问题,通过质询来推动开展,但要选择好选题、把握时机。

吉炳轩说,大家都有发言的权利和机会,而且发言的内容都是如实地发表在简报上。不论什么样的发言,意见发表后,在修改法律时都会一样得到重视。他表示,在委员长会议上,有什么意见、谁提的、对不对、该不该这些都非常被重视。

吉炳轩对履职最大的体会就是人大工作更加规范化、程序化、制度化。“人大常委会的工作确实是规范的,一切都按程序、规矩来办,从来没有临时动议、不讲程序发生的事情。”

李昭玲自己作为华侨委委员,每年都有很多调研和执法检查,她认为检查监督的效果越来越大,“过去可能一般的走一走看一看,现在监督的形式相对更多一些,有的是明着通知到单位去看去查,也有突然去看的情况,”她介绍,这样是为了避免对方形式化地准备,有时候检查出来的实际效果更好一些,“这类就像暗访,比如食品安全,就往往突然去饭馆、食品生产基地,反映出来的情况比较真实。”

他现场举了两个例子,一是去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有一次会议本来是要审议通过教育法、高教法、民办教育促进法这三部法律的,但是由于常委会内部讨论的时候意见不统一,最后委员长会议决定,只通过教育法和高教法,争议比较大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本次会议不通过,放到2016年再审议。

“人大常委会发言是很有意思的,不像其他场合的发言,工作人员摘好,一百字就是一百字,按照一百字讲,不能超过一百字。人大代表发言不论讲多少,讲一句话,就照录一句话;讲一个小时,一万字,就照发一万字。”吉炳轩透露,自己在人大经常看简报,每个代表的看法都看,有些意见很尖锐,但只要代表自己提出不删除,速记员就会原原本本地把代表的话录下来。

此外,去年提出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草案,当时有人工授精等条款,审议时委员们意见较大,后来委员长会议决议,把这部分拿下来了。

“我的习惯是委员们发言的时候我不说,委员们不说的时候为了避免冷场我说两句,现在不是不说,是排不上。”吉炳轩在谈及此时表示:“这很好。”

“人大常委会每两个月开一次会议,这个会是开得很扎实的,有时候一次会议就要开七天时间,整个工作安排得非常紧凑。”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欧阳淞也认为,立法方面真正体现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

在吉炳轩看来,人大常委会在讨论立法修法的时候,真正是一人一票,各抒己见。

对于代表发言的情况,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委员李昭玲有自己的体会,他认为,以前代表对很多实际情况了解得不够,“发言也要看看其他代表的发言情况,不了解情况,也没参与过,来了就让说肯定就发言较少”,她认为,随着人大的地位提升,作用有了更好地发挥,人大代表参与进来得越来越多了。

在执法检查的针对性方面,李昭玲说,百姓关心的问题,比如食品安全问题、交通问题等都列入执法检查项目之中。这些问题能激发代表们的参与热情,参与积极性也高了,现在代表参与执法检查的人数也明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