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也明显翻了几番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7-13 00:50    次浏览   

“种地没钱挣,你看这农药化肥比前年涨了10%左右,村民帮忙一天至少120元,收割机拖拉机的费用平均每亩100元,打水费也比前年翻了近一倍,这还不算自己的工钱,一亩地真正纯收入算一千就很高了。”兴化市永丰镇村民张喜银(化名)向记者诉苦:“自己省吃俭用,一年的纯收入也就2万多,大年初一给晚辈包压岁钱孝敬长辈就花了3000多,你说这日子怎么过?幸亏家人身体健康,孩子上学实行了一费制。”

“一年租地、务工的收入有6万元。”沭阳县耿圩镇汪圩村村民葛志法向记者介绍说。葛志法认为与往年三四万的收入比起来,今年可是过了一个肥年。而葛志法自去年将自家三亩多农田租给种花大户后,即转身成为民工大军中的一员,反而是一身轻,没有了农忙没有了为种地成本担心的烦恼。沭阳县委的工作人员徐效平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耿圩镇像葛志法一样,一手拿租金一手领薪金的新型农业产业工人有300多人。”

实际上,葛志刚作为农村极少数留守的男人还有一门理发手艺,去年给村民理发就挣了2万多元。其媳妇在上海打工,一年最少也能赚到3万元左右。提起务工挣钱,葛志刚感觉很满意,种田务工两不误,他家去年至少挣了5万。

据悉,老田给一个体老板做工程建筑一年能挣七八万,划去搬迁后增加的生活成本及孩子去年大学毕业那一年的费用一万元,一年存了4万元,尚不包括一年间亲戚结婚做寿人情费用4000元。而老田家的收入是本村中等偏上的,困难家庭的账本上,去年纯收入仍未破两万。

记者在走访期间发现,部分村民只顾眼前,往往去年在上海打工,今年到苏南务工,有时一年换几个地方,辛苦钱大部分用于城里消费和节日消费,枯燥繁重的劳动导致大部分民工靠抽烟喝酒解闷,他们都有一夜暴富的梦想,但缺少致富意识和行动。记者发现,凡是基层组织关心村民越多的地方,村民发展的观念和意识就越强。一些务工村民告诉记者,一年忙下来,村干部的面都照不上,更不要谈致富知识普及了。

“以前家里有地忙得要命,这土地被镇里流转了,不仅省去了农药化肥耕作费,坐在家里光土地每年还能拿到五六千元。不种地到厂里上班更多了一份收入,人也轻松了。”耿圩镇梁荡村留守妇女小周喜悦地告诉记者:“厂里上班一年两万收入没问题。”

“我在家种6亩多的地,去年水稻亩产1100斤,加上一季小麦收了6000多斤,一年下来种地的收入超过15000元。”沭阳县耿圩镇汪圩村村民葛志刚告诉记者。

兴化市钓鱼镇村民老陈近两年将自家的四亩地租给了邻居,每亩地每年可获1200元的收益,去年农田的收益近5千元。其子陈原告诉记者:“租出去的地不用管任何成本,我父亲去年给人打工一年挣4万,光靠种地只能落个口粮。”

江苏是农业大省,资料显示,2012年该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达12202元,比前年增长12.9%。2013年春节期间,人民网新春走基层记者驱车走访了苏中苏北部分县市乡镇的村民。忙碌了一年的他们,2012年的年终账本如何?

但家住如皋市软件园建设小区的老田却显得很烦恼。自2010年农田及住宅被征后就搬进了农民安置小区,当时每亩只给了1500元的补贴。其女儿田晓青为父母帮腔:“实际上搬迁后的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善,某些方面是倒退的。”小田称,以前父母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吃的粮食和蔬菜基本不买,搬迁前可以用秸秆烧饭,现在改用煤气和电,虽是过上现代化的生活,但成本大大增加。而搬迁后,这种安宁的生活被打破了。

记者获悉,以前老陈老两口不分忙闲都扑在四亩地上,划去成本,一年一万也挣不到,现在不种地也能靠土地挣个五千块,关键老两口的时间腾出来了,不仅可以带刚出生的孙子,收入也明显翻了几番。